松果嗨

寻找身边的创业者

他们经历了创业路上的“丧” 但12句话让他们成功活过来了!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如果你正经历焦虑、抑郁、失眠等难熬阶段,要知道你并不孤单——以下这些著名的企业家、投资人,都曾经历过这一切。

有人说,创业者本身就是“精神不正常”的人,就像 X 战警,是基因变异后的一群疯子,能够承受非比常人的煎熬,一心追求不甘平庸的极致。

而美国的一项访问了 242 位企业家的心理健康调查也的确发现,49% 的 CEO 都曾经出现过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其中抑郁症占到 30%,远远高于美国一般大众 7% 患病比例。

过度疲劳、焦虑、焦躁、抑郁……它们是压力所产生的副作用,却不是创业附赠的礼物;它们常见,但并不意味着正常。

这里整理了12 位企业家/投资人关于如何度过和面对心理疾病的经验、看法、建议,包括埃隆・马斯克、马克・安德森等,他们就是这样成功挺过来了。

过度疲劳、焦虑、抑郁:

他们经历过创业路上的“丧”

但成功活过来了

几年前,一位名叫迈克尔・费里曼的医生曾对 242 名企业家进行一项心理健康调查,结果发现,49% 患有心理疾病。这其中,患抑郁症的企业家最多,占 30% 。紧随其后的是多动症(29%)和焦虑(27%)。

任何一位企业家可能都会告诉你:创业本身就是一件充满压力的事情。

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如果你正经历焦虑、抑郁、失眠等难熬阶段,要知道你并不孤单——以下这些著名的企业家、投资人,都曾经历过这一切。

1.马克・安德森︳网景/ A16Z 创始人

“创业会让你的心情像过山车一样,这和你之前一切的经历都不同,而且变化相当快——

有时你信心满满,确信自己会赢得全世界;

而在另一天你又会感觉厄运似乎在几个星期后就会到来,所有的一切都将毁掉,必须从头再来。如此反反复复。

实际上,你所做的一切有太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而你的压力又会以难以想象的力量将事情无限放大,有时会膨胀到不可思议的高度,有时又会跌入难以置信的深渊。但这很有趣对吗?”

2.埃隆・马斯克 ︳特斯拉/ SpaceX 创始人

“创业就像嚼玻璃和凝视深渊一样。虽然有时,你不再望向深渊,但是却不会停止嚼玻璃。”

——《嚼玻璃与创业》

(Eating Glass and Starting Up)

3.蒂姆・菲利斯 ︳ 纽约时报畅销书作家、天使投资人

“事实是,无论你是怎样的人,驱动型人格也好,易紧张的 A 型人格也好,企业家也好,别的职业也好,你都无法幸免于情绪波动这件事,因为它是你基因中的一部分。我们要正视情绪上的波动,这是一把双刃剑。”

——《关于自杀的若干实用思考》

Some Practical Thoughts on Suicide

4. 本・霍洛维茨︳A16Z 联合创始人、《创业维艰》作者

“怎样应对压力?我见过 CEO 疯狂饮酒、退出、甚至放弃。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CEO 们都会有一个绝妙理由来解释他为什么可以这样做。但伟大的 CEO 会直面痛苦,去应对不眠之夜、冷汗、以及所谓创业‘酷刑’。

每当遇到一位成功的 CEO,我就问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今天的成就。一般的 CEO 会回答说,这是因为绝妙的战略举措、卓越的商业嗅觉或其他沾沾自喜的解释。而伟大 CEO 的答案往往非常一致,他们会说:‘我没有放弃。’”

——《什么是最困难的 CEO 技能?管理自己的心理学》

What’s The Most Difficult CEO Skill? Managing Your Own Psychology

5. 布拉德・菲尔德︳Foundry 集团联合创始人

“这是初创企业不太了解的话题。毕竟,这是将‘让自己振作起来’这句陈词滥调变成流行热词的文化。承认自己与抑郁作斗争就像是承认自己无法振作起来。大家都认为成功人士能够轻易‘摆脱’。

但事实并非如此……抑郁好像带有一种耻辱感。我们听说的很多故事,都描述一个企业家如何逼迫自己超越身体和心理的极限。他没有获得平衡。

我自身的经历让我意识到,这种不平衡性绝非创业所需要的。事实上,是有害处的。

我度过那段黑暗的日子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断更新自己和关于自己的看法。

从头再来是创业过程的一部分,这是创业者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的一点。”

——《创业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对吗?》

Entrepreneurial Life Shouldn’t Be This Way–Should It?

6. 米尼・英格索尔 ︳Shift 联合创始人

“但是,对于我而言,这是一次意义深远的经历。

‘它提高了我的复原力’,我想这是很多人对第一次挫折的感受。

它让我变得更富同情心,这在工作上的重要性超乎你所想。

它还丰富了我在这个世界的经历。

我曾因为它而感到羞愧——抑郁、想自杀、饮食不规律。

但随着时间推移,我渐渐放开了,因为也有很多人与之抗争。”

——《 9 位女创始人如何学习庆祝失败》

9 Female Founders on How They Learned to Celebrate Failure

7. 马克・萨斯特 ︳Upfront 投资管理合伙人

“我很幸运,我的大脑并没有被抑郁症纠缠,但我也很清楚,这是一种需要正名的疾病和临床状况。我一生中结交了太多有抑郁症却不知道这一点的人。

如果你也像我这样幸运,没有抑郁倾向,那么请你付出更多的同情心对待那些和我们有着不同思维方式的人。

通常我们面对抑郁症患者会说‘振作起来,朋友!生活没那么糟糕。没有什么好郁闷的!’

但通过阅读我逐渐认识到,它是一种状态,缠绕着大脑,而不是能简单‘摆脱’的东西。”

——《我们要对那些有抑郁症的人抱有同情心。这是一种疾病》

We Need to Have Empathy for Those With Depression. It is an Illness

8. 诺亚・卡根︳Sumo 创始人

“当你悲伤时,写出所有的感受。当你感觉好一点的时候一笑置之。

找出其中的模式:自己是何时、何地、为何处于这种心情的。

我把它写在便利贴上,难受的时候试着让自己回到开心时的环境。”

——《 36 种处理抑郁症的方法》

36 ways to Deal with Depression

9. 詹姆斯・阿尔图切尔︳畅销作家

“ 2002 年年中,我很抑郁,束手无策。

抑郁症会烧焦大脑的每寸土地。

我会静坐在凌晨 3 点的黑暗里。如同一个摇摇欲坠的王国的君王。每一天我都会变得更穷一点,却又无能为力。破产非常可怕。

我用酒精助我入眠,然后拒绝醒来。接着恐惧重演,直到我再次睡着。

我假装对我的孩子微笑。我假装对我的妻子微笑。

人们说,当你假装微笑时,常常能带来幸福,因为你在愚弄你的大脑,以为你很开心。

我可以告诉你:我的大脑没有被愚弄。相反,假笑让我更加抑郁。”

——《点子数学的魔法》

The Magic Of Idea Math

10. 克里斯蒂娜・华莱士︳BridgeUp 创始董事

“当我的创业公司处于危险边缘时,我陷入了恐慌。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抑郁症的临床病例。我爬到床上呆了三个星期,没有跟任何人说话,除了开门取外卖时我才离开床。我从头到尾看完了整整七季的《白宫风云》,并且一边抽泣。

我为公司的终结哀悼,为三周前逝世的、养育我的祖母哀悼。而且,坦白说,我还在哀悼我和我的创业合伙人撕破脸了。

但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并不是在我的公司关门的时候。在创业的两年中其实也有太多这样的时刻,我是哭着入睡的。但那时我有朋友可以倾诉、有同甘共苦的同事、有请我吃饭的朋友们,他们的电话阻止了我做傻事。”

——《让我们了解创业与心理健康 》

Let’s Get Real About Startups And Mental Health

11. 兰德・费西金︳Moz 创始人

“抑郁的兰德很怪异。别误会,正常的兰德也很怪异。但是,抑郁的兰德会将坏事放大十倍,将好事最小化。他甚至拒绝承认好消息,这是因为他是个聪明人,他可以论证为什么好消息实际上只是暂时的,而且随时都可能变成坏事。怪异的是,我觉得抑郁的兰德实际上是真实的我。”

——《一个漫长而丑陋的压抑年终于过去了》

A Long, Ugly Year of Depression That’s Finally Fading

12. 山姆・奥特曼︳Y-Combinator CEO

“如果你问一个创始人,他的创业公司怎么样,答案几乎都是各种‘好’。

作为创始人,既要对内对外都不能展现弱点,还要加油鼓劲,这造成了巨大压力。你周围的世界会崩塌,而你又必须强大、自信和乐观。

失败很可怕,但显现出愚蠢的姿态也很可怕。

创始人的肩上最终会有许多重担——他们要顾及员工、家人、客户和投资者等。创始人通常觉得有责任让大家开心,尽管这常常跟利益相悖。从某种意义上说,创业者是孤独的,即使有联合创始人。

因此,很多创始人最终在某些时候感到非常抑郁,而且他们一般不会和任何人说。公司通常难以度过这些黑暗时期。”

——《创始人抑郁症》

Founder Depression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