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果嗨

寻找身边的创业者

技术人才都适合创业么?四位微软亚洲研究院前院长这么说

在中国的AI发展中,成立于1998年的微软亚洲研究院扮演了重要角色,从这里走出了众多优秀的人才,几乎撑起了当下中国IT行业的“半壁江山”,也使其获得了“中国IT界的黄埔军校”的称谓。

当前,人工智能创业炙手可热,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过研究,无疑是创业的加分项,那他们真的都适合创业么?真的都能拿到融资么?都有可能创业成功么?这些问题我们也很好奇。

在今年第二届微软亚洲研究院院友年度大会的“ 投资未来” 论坛上,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前院长、副院长们坐在一起,与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院友们聊了聊这些问题。

参与这场论坛的嘉宾包括了创新工场CEO李开复、源码资本合伙人张宏江、硬蛋CTO李世鹏、海尔集团CTO赵峰,他们都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过多年研究及管理,为其发展做了重要贡献。其中:李开复是微软亚洲研究院(MSRA)首任院长,1998年11月至2000年8月领导微软中国研究院,2005年离开微软加入Google,2009年卸职Google大中华区总裁,创办“创新工场”;张宏江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副院长。1998年加入MSRA,2000年升任MSAR副院长,后创立了微软亚洲工程院,2011年10月离开微软,出任金山CEO,2016年12月退休,加入源码资本,任投资合伙人;赵峰曾任微软亚洲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他于2015年离开MSRA,出任海尔集团CTO、副总裁。这场圆桌的主持人,李世鹏于1999年5月加入微软亚洲研究院,曾任副院长,2015年10月离职,出任硬蛋CTO。

会后我们也对这场论坛中有趣的议题进行了整理,分享给各位感兴趣的读者朋友。

Q: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

李开复认为计算机领域的技术人员都适合创业,但不一定适合做CEO。

创新工场观察到,当前AI创业大概有四个波浪:第一种是互联网AI创业;第二种是商业AI创业;第三种可以说是数字化的AI创业,捕捉新的数据,并使其带来价值;第四种是全面自动化的AI创业。AI创业一定要有AI人才或者技术人才。这四种AI创业其实需要的人是不一样的。

互联网AI创业,今日头条为代表,现在已经没有创业机会了,但是这类公司如果要挖人,作为就业机会很好。商业AI创业,主要服务于B端客户,这类公司的CEO往往需要成为大Sales,做这类公司可能更适合做CTO,找到合适的CEO。第三类AI创业,往往是要该表某个行业,做一个新的东西,其实并不是技术人员能干的活。全自动AI创业以无人驾驶、机器人、芯片等为代表,很适合创业,但最好是已经被验证的技术。

Q:钱在哪里?

张宏江认为,优秀的科研、技术人员想创业,钱是最不需要担心的,如果项目好、团队好、切入点好,一定找得到钱。在退休之后,张宏江加入到源码资本,出任合伙人。在源码资本,看项目完全从应用开始看起。源码过去三年的投资都是沿着场景来做的,有所谓的几纵或者几横,在AI的领域也同样。对于有好技术、好团队的,源码出手也非常快。

李开复表示,作为投资人,还是会更看好其中的一些创业方向,比如金融、自动驾驶等方向。金融领域还是有机会的,它是一个纯数据的行业,有充分的数据,也有很好的标注,可以立即产生价值,且这个价值就可以迭代。金融还有很多未被挖掘的机会,除了消费金融外,还有风控等场景。无人驾驶行业,做完整系统已经有点拥挤了,但是做垂直的可立刻产生数据迭代的还是有机会的,比如最近创新工场就投了一家院友创办的企业,做无人货车,环境相对可控,且能马上产生经济价值。李开复判断,如果能够找到比较快产生数据,又可以产生价值的领域,很多VC都愿意投。

不过,张宏江也提醒院友,作为一个创业者,拿投资人的钱,最重要的不只是钱,还有VC的附加的价值——提升创业成功概率。

Q :担心现在AI创业么?

赵峰表示,像海尔这样的制造业企业,引入大量的互联网、AI人才,遇到的挑战也很大。作为传统的企业经营,海尔文化是从制造业、传统的销售模式出来的。互联网企业的文化要融入还是有很大的挑战,这实际上是从企业内部来产生变化,变成了传统制造业+人工智能或者+互联网。赵峰分析,人工智能里面平台级的技术,接下来几年大公司都会开放,已经没有什么壁垒了,初创公司更好的机会是在垂直领域当中,很多垂直领域有大量的数据,大平台实际上无法直接提供这样的服务。

Q:为了应对这种变化,投资机构做了哪些创新?

李开复表示,创新工场过去两年发生了特别大的蜕变:一是三四年前停止孵化业务,专心做VC,二是做有特色的VC,即VC+AI。

在2008年和2009年,国内特别被欺负的一批人就是创业者,很多天使就占它60%、70%、80%的股份,创业者非常努力,但最后钱都到了坏天使的口袋里面,因此创新工场希望做一个好天使,帮助当时比较稚嫩的创业者,补足短板,最大化成功率,占比较小的比例。但一段时间后就变成全民天使,加上“双创”,任何一个名校、名公司背景的创业者就可以和土豪要到两三千万融资,竞争激烈。因此,创新工场的募资金额有特别大的转换,创新工场刚创立的时候孵化基金是1500万美元,前年募了接近7亿美元,接下来准备募大概12亿美元。

创新工场不但是投资机构,还成立了研究院,愿景是中国的IBM watson,在AI还没有成熟到可以做很多产品时,服务传统企业,从中提炼产品。

最后是China first。当前,国内的市场变化非常快,今天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虽然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人口只是美国的3倍,但手机移动支付是美国的60倍;共享单车是美国的500倍。这意味着中国在以比美国快50倍到200倍、300倍的速度生产数据,这些数据转化成为价值特别巨大。在一些之前没有做的很好的方向,有弯道超车的机会,今天的中国医疗、医院、教育都还有一些不能让人满意的地方。

创新工场对中国未来的创业非常看好,尤其是几个方向。其中一个词叫OMO(online merge offline),与O2O不同,它是指线下的消费、用户习惯都可以完全捕捉,线上线下的融合会给AI带来特别大的机会。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