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果嗨

寻找身边的创业者

资本抛弃,回本难 当初风口浪尖的共享充电宝迎来寒冬

今年4月,街电科技、Hi 电、小电科技、来电科技等获得融资近3亿元。共享充电宝企业们几乎疯狂融资。

但运营还不到半年的时间,乐电、小宝充电、泡泡充电、创电、放电科技、PP充电、河马充电等7家企业也均已走到项目清算阶段。而就在11月初,美团宣布结束餐饮平台“松鼠便利店”和“共享充电宝”两个项目的试点运营。

在共享充电宝刚发展初期时,王思聪与聚美优品CEO陈欧的互撕更是把共享充电宝推到行业浪尖。

共享充电宝这一“共享经济”的细分行业在刚诞生就开始议论不断。各种“伪需求”、“鸡肋”的声音不停。不过,这两个月的倒闭潮倒是验证了这种说法。

在被创业领域以及资本们视为风口的“共享经济”中,充电宝为何提前衰退?其实,对于“共享经济”来说,某种成功的产品或服务不能代表所有产品都是适合“共享”的。之所以能被共享必须满处一些条件和需求。

第一,它必须是高频且不易被替代的,但储备又相对充裕。所谓稀缺,指的是现代社会中因信息不对称与流动性迟缓而导致的稀缺,就像房屋这样的资源,生活必需,但被代替的成本很高。而充电宝可被插座电脑等设备所代替。充裕则指资源数量多而且闲置的多,能够保障市场的持续供应,随处可见,所需即所用,如共享单车。在这个前提下,供需双方的不对称性是共享经济的必要条件。

第二,能够促使资源或服务标准化。如今发展状况好的共享模式,标准化程度都很高。这有助于减少供需双方矛盾,并降低平台的运营成本,也是促进行业规模化增速的必要条件。

第三,共享事物的使用权与所有权可分离。这是共享经济模式得以成立的先决条件,如此才能确保商品为大众共享。两种权利无限次的分割,使得共享模式成为现实。

第四,共享资源对消费者而言存在价值。共享经济给消费者带去便利以及降低成本。比如人们觉得车贵就不去买车,而是使用打车软件或者是使用共享单车。

第五,对商品的需求频率及场景。只有高频刚需的商品才会带动规模的增长,过于小众的需求会导致交易的缓慢,一旦活跃度低至某个点,供需双方会逐渐撤出,平台也就自然衰落了。共享单车就是一个以解决上下班解决两端短途行程的场景为切入点。

相对上述几点条件而言,充电宝在代替成本方面、使用场景的频率以及价值方面远不及其他共享产品。

充电宝之所以吸引大量资本涌入,是因为共享充电宝在共享经济下发展期之时显现出了盈利势头。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小电科技、来电科技及怪兽充电宝的成本在100~150元之间,每个充电宝每天有至少一次的借租频次,每次收入约为1元。每个充电宝的回本周期在4~5个月之间,加上流量变现的收入,处于先头部队的几家企业开始盈利。

在其他投资者对共享充电宝解决用户痛点及其在具体场景中的附加值多有关注。更有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认为“充电是刚需,未来几年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而来电的SIG投资人张琳娜则认为共享充电宝有成为线下流量入口的可能:“基于LBS的线下场景导流、信用消费、广告都是可以承载的业态。”

然而没想到的是洗牌期过后,许多人开始更加冷静地看待共享充电宝这一行业。最初资本对共享充电宝期待过高,甚至将其提升至共享单车的级别。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发现该行业未达到各方预期,而且短期内难有收益。

共享经济,可以说是互联网经济模式下的典型代表。但这个过程必须包括:先创造一个模式,吸引流量,流量到一定水平后,风投随之而来。随后企业疯狂扩张,中间几度资金加持,然后市场洗牌,二三梯队的企业也随即进入死亡模式。

就市场而言,最终只会剩下存活下来的几家巨头,到最后很可能走向合并,抱团取暖。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