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松果嗨首页
  2. 创业指南

资本寒冬中如何擅用“别人恐惧,我贪婪”

每次变革来临之前都会深度调整和洗牌,每次低谷中都酝酿着一个大机会,或者错失良机,或者前功尽弃。

隐约feel到了新一轮红利和机会即将到临,她问我为什么这样看?最近她参加了北京一个知名高校的创业路演,结果一个项目都看不上,偌大的北京几千家投资机构,居然来的投资人也寥寥无几。她问我怎么看?现在到底是项目寒冬,还是资本寒冬?创业辅导或天使投资是应该收手急流勇退,还是继续坚持,等到寒冬过去,脱下棉袄直接迎接春天?

资本寒冬中如何擅用“别人恐惧,我贪婪”
我想无论是风险投资机构、还是独立投资人、还是创业者,都想得到答案,包括我自己。为了想清楚,看清楚,我刚从我服务了多年的赛马资本离开(我非常感激赛马资本给了我一个身经百战的平台),就是想换一个身份和视角,远离喧闹浮躁,清空已有的经验和普世共识,回到原点和初心,去找答案。

巴老曾说过“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这句话深深影响着世人,让很多人在逆势中仍然斗志昂扬,打了鸡血往前冲。但也没有想过到底该怎么理解这句话,这话背后有什么发心?有什么背景?背后的逻辑是什么?有没有什么前提条件?目标是什么?与普世共识有什么冲突?既然这么普世,为什么能从逆境中冲出来的毕竟是少数人?大多数人“我贪婪”了一把,但结果并没有好结果,甚至输得更惨,为什么?

其实大家回顾一下,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多数是危机寒冬已过,活过来的成功人士在分享经验时的脱口一句话而已,有时还带点诡异的笑容,为什么?因为背后是有过程和故事的。他有可能说,也可能不说,但很少人会主动问或想上面的问题,因为这已是很简单的共识。

共识很重要,但也很害人,因为普世的共识往往会让人忽略了思考。大脑研究发现:人之所以在听别人观点时会不断点头同意,还记住了他的话,不是因为他说的真的对(很多时候确实是对的),而是因为你潜意识中认同他的观点,所以才记住,久而久之,人就慢慢固化形成了自己的经验和认知。所以常人在听到字面意思时,就觉得自己“知道”了,不愿意进一步思考下去,因为我“懂”了。

这是真的吗?在我看来,这恰恰是人成败的关键!!

我刚创始投资了一个前沿科技项目-数字孪生项目Digital Twins,我把它看成工业5.0,几乎没人能真正搞懂数字孪生的外延,很多技术大拿简单认为就是3D仿真建模,早就有了的普通技术,不愿问多一句,当然我也不想多解释。这个项目的创始人曾是我国某高科技领域的副总师,他的技术可以说是现在院士们大力倡导的数字孪生技术的升级版。他的微信签名让我撼动,“知道,不懂”,简单四个字,顿时让我膜拜,一定要投资他,与精英为伍。我常投资一些别人看不懂或否定的项目,希望以独特视角发掘项目价值,这可能也是我能投到独角兽项目的重要因为之一。

“别人恐惧,我贪婪;别人贪婪,我恐惧”,被无数人视为成功的秘诀。一些睿智的投资人曾在这句话下披荆斩棘,被世人封为大神;也有无数常人曾同时同样用这句话鼓励自己,但他们没有活过来,被历史遗忘。为什么大神能成为大神,常人还是常人呢?如果这句话是真相,那又为什么同样是这些大神们,在当今一浪又一浪新时代变革中,败笔层出不穷,逐步暗淡下来,逐步走下神坛?差异在哪里?

我理解这句话背后是想说:乱势之中,看清局,认清势,提高认知,调整方向,总有机会!!

在我看来,对这句话通常会有以下几个误读:

误读1:“别人恐惧,我贪婪”,贪婪就是要坚持。只要坚持下去,(简单)拼身体,拼毅力,靠情怀,悬梁刺股,总有一天会感动老天。

遗憾滴说,这只是儿时老师讲的励志故事而已,我们小学毕业了。

其实我蛮反对脑残似的坚持,很多投资人在看创业项目时通常会说要坚持、要笃定,并以此来判断是否投资。我敢说这绝对是误人子弟,我有切身经历和教训,我很有发言权。

我曾8年互联网创业,同很多创业者一样坚持、笃定,之后钱烧完了,就毅然决然、不顾家人反对卖房卖车,毁掉了家庭孩子很多儿时的幸福和美好回忆(至今都内疚),活得好累好累。最后被我家人一次大哭终于把我哭醒了,悬崖勒马,果断放弃转行。

到现在,我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才知道,B2B电商平台根本就不是普通个人创业者靠情怀能干的,更何况是2007年连跨境电商的名词都没有,冲出来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当时就不明白:如果经营艰难,不断烧钱,又没有强大的融资能力支撑,不好好反省找原因,明明前方是死路一条,身边很多人都看得清,唯独除了你障了眼,还把创业当做自己的孩子苦苦坚持,这就等于白白送死,就是脑残。

好在我及时醒悟,才有今天,否则我不可能像今天这样到处指点江山,“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你也可以问问要你坚持的投资人,在如今资本寒冬,谁会笃定地卖房卖车、简单地坚持下去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很多时候我看到一些误入歧途的创业者,苦口婆心告诉他们放弃吧,别浪费时间和金钱,遗憾的是有时会被创业者说我不懂,哈哈,好吧。

我们要的不是脑残似的坚持,不是为了贪婪而“贪婪”,也不是赌运气,而是要有“至死而生”的能力,这是我在VC天使投资项目时考察创始人的核心能力之一。据统计:拿到融资的40%以上的项目,现在活得好是因为后来创始人随着市场的变化,正确调整了项目的业务方向和模式。

误读2:贪婪就是以前干嘛还干嘛

也不想想,之所以现在是寒冬,是乱势,不确定加大,说明竞争环境和要素都变了,你获得资源、流量、现金和获利优势都不存在了,所以如果还是老套路,老打法,必定你的难度更大,成本更高,效益更低,所以必须要调整业务方向和模式。

那么怎么调整呢?

既然资金是核心,就围绕新时期新融资逻辑去做调整,没有子弹,干啥投资都不行。(此处只谈从母基金和LP募资来的钱,只谈理性投资;不谈自有资金直投,不谈情怀。记住了,资金来源不一样,投资逻辑和打法差异很大)。表面来看现在市场都没钱了,无论从FOF到LP到上市公司到高净值人群(其实不一定),融资谈何容易。

目前钱主要有两个路径:国家银行和个人资金。

首先说说国家,其实国家很多钱,特别是现在,不信你可以去问问银行,但国家的钱是不敢再像以前那样贷出来的。为什么?因为前段时间国家适度宽松的财政,本想大力扶持实体经济,结果被金融服务的夹层截胡拿来钱生钱,金融市场如此的乱象谁还敢放款。所以不要怪现在资本寒冬,全是金融市场胡来造成现在资本的干枯。明眼人早就应该预计到会有今天,如:区块链和P2P,不要监管,胡乱作为,毁坏的就是大家的环境和前途。

资本寒冬中如何擅用“别人恐惧,我贪婪”
知道了钱在哪,接下来就是怎么融资。

要知道怎么融资,先得知道为什么现在难融资。除了以上资金面外,对于个人资金(金主)对GP的投资能力不信任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前期大批投资项目沉没了,相对好点的项目浮盈还不错,但时间到了,钱又退不出来,纸上富贵;加上现在流量太贵,大数据孤岛,寡头更寡头,模式类项目已经被资本们刨完了;唯有科技类是方向,但AI人工智能变成了一个工具,智能制造/IOT还需要时间,生物医药周期更长,区块链又看不懂,其它前沿技术暂时又没有(其实是没看到)。

于是乎,有些金主想自己下场直投,不要中间商GP赚差价。哈哈,这样该交的学费还得重复交,可能会比专业GP亏得更惨,因为VC、PE的投资逻辑与LP差别很大,不信可以试试。只有你让金主觉得你更专业,你的慧眼和RP让他更放心,才有可能得到金主的信任,才能融到资。所以,提高自己的投资能力,提高自己视野,加强学习,同时要有缘分遇到情投意合的金主(不是所有钱都拿的),这才当下融资的王道。

另外,正由于全球经济正在下滑,各国政府一定会配合出台更多的刺激政策扶持;不同的地缘政治和内力不一样,单边主义最终会被抱团取暖占上风,不流动就是死水;经贸摩擦短期是利空双输,但长期来看反而给了中国机会,因为中国人多,市场大;全球各国货币和资产的不确定性,哪个国家风险更大,哪个国家相对安全,仔细分析一下就知道;还有热钱总是逐利的,总要找地方保值增值,找最安全、可信的资产投资,放眼望去还有谁,所以我并不那么悲观。

最后,VC天使投资本身就需要比传统PE投资机构早1-2年下手,否则就不是好的VC,等媒体曝光了已经到了成熟期,是PE和IPO们的菜了。

例如:我2015年初投北美PWA企业服务平台;2015年底投资AI机器人(现国内知名);2016年投移动互联网社交平台(现是准独角兽);2018年投资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项目(已网信办备案);2019年投资数字孪生项目;2020年,或许等的就是你,哈哈。试想,有了金主的信任,有了发现好项目独到的看见的能力,有了好项目,好好学习,跟党走,你会神奇地发现:对冲利弊和时间之后,加上资本寒冬让资产价值回归,时间节拍刚刚好,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是吗。

下一波红利和风口会是什么?这是VC们经常想的,不知道这是技术活,还是运气活。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好项目从哪里来?其实这也是蛮重要的,大赛、扫楼、FA、朋友介绍、网上搜到,还是缘分或运气,先把这事想明白,加上自己看见的能力,希望下一个找的就是你。

资本寒冬中如何擅用“别人恐惧,我贪婪”转载自郭剑武-天使投资,本文观点不代表松果嗨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6480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