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松果嗨首页
  2. 互联网行业快讯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文/石叶

来源:网上冲浪记事(ID:djyjs0219)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人人活了,时代变了

每到年关将至,怀旧的气氛都异常浓厚,人们会感时伤怀来纪念逝去的一年。

作为一个十年的终结,2019年更是个怀旧大年,10年代的结束意味着90后正走向而立之年。

所以这一年,我们真的没少怀旧,从中国世纪之初聊到日本平成文化,跨越几十年,环绕全世界,到了年底感觉情怀已经快欠费了。

可就是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曾经火遍网络的人人网宣布新版App公测推出,正式回归社交市场。要赶在这怀旧年结束前,再挤出一些尘封的记忆。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从校内到人人

对于很多人来说,人人网是一个很久远的名字。对于经历过那个时代的80、90后,如果说在初中高中用得较多的网站是QQ空间,那么到了大学很多人都转投向了人人网,对于一部分人,他们则更熟悉校内网这个称呼。

校内网是人人网的前身,成立于2005年。校内网主打校园社交,逐渐成为了学生群体的首选,当时全国有数千所高校先后入驻。在2009年被收购后,校内改名人人网,要将业务扩展到更广的受众群,但这里的主要用户群始终还是学生。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人人网曾一度是中国最火的社交网站,号称中国版脸书,你可以在上面找到自己的老同学,分享自己的生活,发布新鲜事、日志、玩社交游戏。每天上线签到、偷菜成为了那一代人特有的记忆符号。

2011年人人网在纽约交易所上市时,市值超过74亿美元,在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中仅次于腾讯和百度,当时的人们都在探讨它的未来将会多么辉煌。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但在10年间,人人网到达了命运的顶峰,也经历了一落千丈的过程。

随着学生们一届一届的毕业,人人网的主体用户也一波一波的说告别,而同时微博、微信的崛起拉走了新用户,人人网的业务一落千丈,进行了大面积的裁员。到后来更是转而发展直播业务,让人人网上到处充斥着直播链接和广告,回到这里的人们想发个新鲜事却发现很难再找到入口了。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人人陨落得太迅速,以至于年纪稍小一些的人可能都没来得及记住它的名字,在年龄代沟之间又强挖了一条新的代沟。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而如今,人人网又复活了,并回归了熟悉的设计和功能。老用户的账号信息全部被保留,包括他们曾经的状态、日志和照片,忘记账号密码的人也可以通过人脸识别等方式找回账号。

新版人人的意图相当直白和明显,就是要打情怀牌,唤醒老用户,“你们的青春都在这里” 。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80、90后是网络上的主要消费群体,同时也是人人网曾经的用户主体。因此复活的人人网把青春、怀旧作为主题也是一种非常自然的选择。

它希望自己回到从前的状态,回到自己摔倒之前的时刻,大家全当没事发生过。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回忆的喜悦

人人网像是一个真实的时光机器,这里经历了从毁灭到重建的轮回,而当初的学生们,现在也早已经是996的社畜。

但这里的时间线还停在每个人毕业的那年。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对于大学生活,我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除了学习、搬砖和玩游戏等一些碎片式的记忆,那4年里我具体干了什么几乎都不记得了,就好像这段记忆从我的大脑里凭空消失了一样,没想到它们都在人人网上。

重新登录人人网,翻着过去中二的日志和黑历史照片,确实让我找回了些本以为早已丢失的记忆。

我想起了那些年我经历过罗斯受伤、邵逸夫先生去世、马航失联 。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我想起了那些年饿了么还没有做起来,我常用一款叫食客宝的软件点外卖。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我想起了那些年我首发入了PSV,没日没夜的刷着《怪物猎人4》,见证了《GTA 5》的封神。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我妈总是要我把从前的照片、笔记、涂鸦都留着,说等老了这些都是回忆。我之前一直不以为然,但是越长大,就越开始明白这种感觉,这种找到回忆的喜悦。

人人网复活的那天,很多人都享受着这种喜悦,看着曾经或幼稚或沙雕的自己,发出阵阵的尬笑。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再次回到人人网,也让人们再次见到了熟悉的名字和身影。

小的时候网络还不发达,毕业、搬家可能意味着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朋友。而人人网的实名制和真实性,确实能帮助不少人找到发小、同学和曾经最好的朋友。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如今再次看到那些人和那些事,更多是对于自己人生的一种梳理。

我们喜欢把老朋友重逢叫叙旧,其实叙旧就是互相回忆一下过去的事情。有些人即使不再联系也是可以叙旧的,因为他们却依然存在于我们记忆中,帮我们标定着人生中的一个个坐标。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过去的记忆在不断的模糊,每当你想不起曾经的自己,可以来这里来翻翻老朋友的动态,看看你们的青春年华。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黑历史的威胁

世上有喜欢回忆的人,自然就有不喜欢的,而其中不少正是人人网的老用户。

在他们看来人人网的回归实在没有必要,当年自己转过的梗,现在已经看不明白了。当年非主流的自己如今怎么看怎么尴尬。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听说人人网复活,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害怕,因为人人网上保存了他们的大量黑历史。

那个纯真的年代,人们对互联网还缺乏敬畏,在人人网上发布了太多不该发的东西,简介里填的是真实个人信息,相册里是没有美颜过大头照片,动态里满是愤世嫉俗的危险发言。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之前就不断有人到人人网窥探男女朋友的过去,扒偶像明星的黑料。在如今“成熟”的网络环境下,这个中国最大黑历史库的复活,造成了巨大的隐患。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所以很多人回到人人网的第一件事不是回忆过去,而是把状态设置成半年可见。然后忙着删自己的黑历史,或者干脆把号停用了。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对于已经习惯了网络时代匿名对线模式的人来说,人人网的实名制与黑历史结合的威力过于强大。他们不想看到过去的自己,也并不觉得那些记忆值得保留。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如果要说找回老同学,那就更加不必了。

看着人人上的一个个同学,有的看脸想不起名字,有的看名字感觉从来没见过。甚至会产生“自己真的认识这个人吗?”的疑问。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同学分开之后,人生轨迹就开始各奔东西,有的变成了“朋友”,有的变成了路人。想找的人都会加微信,不想找的人也不会再有联系。如果对方突然通过人人找到了自己,也不知道该不该加好友,不加好友感觉很无情,但加了好友又不知道要聊什么。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更不要说,还有的是借同学名分来求办事的,找同学借的。所以不少人并不想去找“老同学”,更不希望他们找到自己。

同学相遇是缘,各自相安无事,互不干扰,貌似是更符合这个时代的精神追求。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告别青春

我会因为情怀而用回人人吗?可能不会,因为就像很多人一样,我已经习惯了微博、微信的日常组合,而我也不想找那些已经忘记名字的老同学。

不过我还是很庆幸在这里找到了一些回忆,一些我以为找不回来的回忆。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旧箱子里翻出了童年的玩具一样,让你突然想起了曾经的快乐时光。

人人网有一个宣传语是 “你的青春在这里”。人人网的废墟里确实掩埋着很多人的青春,等待着多年之后的我们来开采记忆的石油。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但就像是那些老玩具一样,它本身对你已不具有吸引力,珍贵的只是它激发出的短暂回忆。在把玩一阵之后,你还是会把玩具放回箱子里,然后继续现在的生活。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不论是与过去的自己达成和解,还是干脆把黑历史深埋在互联网的深处,每个人都在人人网用自己的方式告别青春,并得出了同样的结论:“回不去了。”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所谓的青春就和人人网的动态一样,永远停在了毕业的那年。

青春固然美好,但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也不想回去,因为现在的我们有更多无法割舍的东西。

记得毕业时同学们都抱头痛哭,喝得酩酊大醉,在班级群里聊得风生水起。后来大家说话越来越少,但每年过年还是会聚一下。之后变成了过节发微信祝福红包,如今只剩下了朋友圈的默默点赞。

现在的我们相隔千里,鲜有交流,也许之后也只会存在于彼此的脑海里,直到模糊成一个个叫不出名字的人影,等待着在某个时间被想起。

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

就像歌里唱的那样:“时光一逝永不回,往事只能回味。”

松果嗨原创文章2010年代的最后一天,一群人在人人网告别青春,作者:松果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6480i.com/content/34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